雨霖铃

柳永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骤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方留恋处,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竞無語凝咽。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靄沈沈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别,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纵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柳永,字耆卿,宋崇安人。仁宗景祐元年進士,官至屯田员外郎。著有〔乐章集〕九卷。柳永詞绮丽情切,感人肺腑。这首雨霖鈴,為其代表作。从这首詞里,可以 看出作者仕途失意,離开京師與恋人分別時的情景,傍晚時分,寒蟬淒涼悲切地唱着,雨后秋意深濃,涼亭处把酒送別,離愁別绪充滿心頭,那有心情飲酒啊!正當 我们難捨難分之际,船夫卻來摧促我上路,我们握手相看,淚眼模糊了,千言萬語不知从何說起。想起我這次遠遊,前路茫茫,就像那千里的煙波,無际的楚天白 雲,不知何日才能相見。自古多情的人都因離別而伤心,更何况还在这冷落的晚秋分手!想到今晚我在艙中梦里醒來的時候,我将會在哪里呢?看來也只不过是楊柳 岸边、曉風輕拂,残月当空的淒涼景象罢了。歲月摧人老,我将會在异鄉异地,一個人孤零零地过日子,就算対著良辰美景,也是毫無意義的啊!即使我心中有千万 般的情意,又能夠向誰诉說呢!

柳永这首詞,語淺而意遠,至為感人。宋時柳詞流行甚廣,又謂〔凡有飲水处,就有人弹颂柳永詞〕,是因柳詞通俗易懂,最為坊间所接受,雖不被上層人物 所喜,但仍不失為一大家,故有人谓〔诗应学杜甫,詞則尊柳永。〕,并非虛傳也。

尹华譯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