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十四行詩(66)

活着真煩厌,
倒不如早赴黃泉!
纵然是天才也得去搖尾乞怜,
无聊的草包打扮得衣衫鮮艳,
这世道再也信義無存,
榮與辱全憑權貴之一念,
童貞也被暴徒汚玷,
正義無端被埋掩,
跛腿的無賴反弄殘了壯汉,
骚人墨客官府衙門有口難言,
蠢驢变博士威風八面,
講真话的人被認作痴癲,
善恶不分,大人反被小人騙,
似这般世道生為何來?倒不如一死化成煙!
待去也,咳,又怎能让我的心上人独枕孤眠!

这是莎士比亚十四行詩中最為动人心弦的一首。淺白但含义十分明显,充分表露出诗人憤世嫉俗,宁愿一死以避俗世,無奈情缘未了,只好忍辱偷生,间接托 出生不如死的無奈與悲哀。

尹华譯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