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夏特莱夫人

伏尔泰

如果你仍然希望我愛你,
你應归還我逝去的青春;
让我在这垂暮之黃昏,
重温那黎明的欢欣。

那美妙的酒神和爱神,
已離我而去,
時光把我带引到,
那退隐的林泉。

時日不再,無人能抗,
我们都要接受造物主的安排:
誰要向年龄要求非分,
誰就必然遭受不幸。

让我们过去的赏心乐事,
留給那翩 翩的少年们罢,
我们已不需要徃日的激情,
今日我们要的是明哲的思维。

柔情、幻想、舆痴狂
已永遠消失无形,
上蒼只给我们留下,
生活的創痛。

人要死亡两次,我很清楚;
不再爱人和不再被人爱,
比躯体的死忙更令人難受;
它比不再有生命还使人痛苦難當。

我為年輕時的無知嘆惜,
深恨當年的冒失和过錯;
我向著那敞開欲望的灵魂,
訴說自己过去的狂迷。

垂怜的友誼于是从天而降,
來到人间為我幫忙;
它那温存的慰籍,
却比不上爱情那樣使人炽旺。

我带著它那温柔的思念,
浸沉在它那灿炫爛的光輝里,
我默默地追隨它的光影,
但我却因只能追隨而伤心落淚。

伏尔泰(Voltaire,1693-1778),法国十八世纪启象哲学家和詩人,他的詩和他的理想一致,充满了感情、机警和智慧,却又重理性、說教、道 徳與重思辨,富有浓厚的哲学意味。 这首詩是寫給他的情人夏特莱夫人的。夏特莱夫人是一位聪明、美丽而又好学的物理学家,他们因為互相仰慕対方的才华而相愛,却又因不能結合而遗憾终生。詩人 感叹時光飛逝,年华老去,無復當年的痴狂,从而大彻大悟,即使再愛也不能了,無可奈何了,过去只像一场春梦,他告訢愛人,他已無力去抵抗那無情的岁月,就 让他们的感情付于流水罢!今後他们有的,只是那似阳光一般灿燦的友誼了。 但即使如此,詩人的內心仍感到惆悵,伤心而落淚,那種理智與感情的冲突,被詩人友揮将淋漓尽致,尤其是他寫到人要死两次,沒有愛情此死还難受,而自己卻不 能不因衰老放棄愛情,那種绝望的心 境,只有他这个大哲人才能感受。 (这里我又想起胡适和吳健雄)

尹華譯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