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饶闻

                            尹浩鏐

                 ()

七年前我因身体不适繁忙的医务工作中退休,因不堪伊利州的寒,搬西部这个没有冬天的地方居住,来远离了多年相交的朋友,常常倚窗前望着面的山出神,不禁感到言的寂寞。

常言道,朋友是着年而增加的,一人的年越大,去的地方越多,交的朋友便越越多。但那是指普通的朋友 而言的,在朋友生日派到的,饭时认识的,在工作的同事、下或上司。那些都只是点和握手的朋友,亦即是社交 上的朋友,不是心的。在友之中常常加入了利害的元 素,而且多半是把利害放在友之上,一旦遇到有利害冲突,往往反目成仇。这时你感到交到了友,被朋友出了,你会视交朋友成畏途。

在我自己的朋友中,最怀念的,是我少年求学时交的朋友。不由于境的系,我也有交到太多的朋友,尤其是 在大的第一年,因我被成了右派,一前途无望的代名,一朋友因怕受到累,早已和我疏了;二我自己亦得怕人,有一点保持自尊的心理作 崇,也早已下定心,正做到六了,就和自己最要好的女朋友,也 只有偷偷地在周末才上一面,更何人了。

(二)

候的暴风骤雨,把人人之系都搞乱了,都不相信,就连你近的人,一下子成了的仇人了。但也有一,就是每人的魂都暴露出,造就了一给你认识才是你真正的朋友!

人在患中常会变得自怜自,要在辱中强,那是何容易的事!尤其是一个从小被家庭溺爱惯了的人,一世事的人-----那 年我才十九得世险恶。瞬间变得孤零无依,多渴望得到一点慰藉!那若是有人和擦身而,即使向投出一个单纯的同情的注目你会感到怀光般的暖,何得到一----唯一 的一位患的知已?

(三)

从进医学院不久便认识饶闻午,他自福建,比我大一,我是同,但不同班,初时并不算太近,但因性情相近,好相同,在运动场上我是短好者,在余我洋在校树荫研读的文字,我是托尔斯泰迷,他听我朗普希金、拜和莎士比,我们还一起创办了一〕,还记得我第一篇翻歌德的是在表的。午性好沉思,他的思想只是和他深 交的朋友才能了解,他议论,只有和他接近多的人才知 道他有精心的解,古典文的是愈,的文章和他的性格相近,而 我的是苏东坡和李商,我不沉潜,爱华美的作。我爱写,常在板表些在看起来会脸红的粗糙文,但他一直在鼓着我,我的字得潦草,每好一篇西,投稿前是由他心的我重抄一遍再寄出去。第一后,我了一部有十多万字的篇小名和在都了,他趁暑假的空暇,把我 那我自己有都分辨不出的字稿,心的正,抄在几百的稿上,他用的眼神心力,绝对不在我之下,不幸稿抄完,我便被右派〕,我含稿装入一木盒里,莞老家,在无限悲忿中将它埋在后院的一下,后我去了香港,此海外漂流,逝,眼四十年了,看稿早已泥了。

(四)

午在我成右派后没并没有弃我不,可惜他却自身保,因他是我的朋友,常常 受到严厉的批判,物以聚,人以群分〕,然我是败类,那他也一定是坏蛋,他默 默地忍受了那些四面八方而的指,却不肯心的批判-----更 何即使他了,我也不怪他的,在那年了自保,会说背良心的话啊

(五)

偶然在路上到了,他我投以深情的眼光,有四周无人,他会偷偷地地几句鼓,待到反右的去了,我偷偷地溜到外面去面,地点不是在校,而是校的地方,有是越秀山下,有是沙面、红楼,他希望用大自然的光,来调剂我心痛,他的感情饱满细腻,他不多言,但可以他身上吸取到需要的光及水,他劝导我不要生命失望,告我能困境中走出的人才是勇者,他托物明朗而又含蓄,其生命的热爱,其信念之强,在同年人之中,无人能出其右。

有一天我同游珠江,在霞中他凝望着岸山色,我可以看出他我所遭遇的逆,心中言的痛,忽然他含泪对

之,初我担心你经不起打此沉下去,看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是一不甘沉默而能奋飞的人,知,上天一定顾你,我相信,终会有一天你将会飞翔展翅,翔在太空之上的!

我含泪对他点,心中却一片坦然,世事如 棋,又有能知道将来呢?只要我能珍惜目前的一切,不困苦而衰,要黑暗中看到将来,那就得起自己了..但我他那深切关怀的情思,仍像一缕缕淡淡的清辉,照亮我的心霏!

(六)

们还偷偷地去照相照了一合影。后辗转离家,海外零,早把那照片掉了,而他在照片后面----可怜的的字,把照片藏在箱底,在我分离足足四十年以后,他把 那已褪了色的照片,宁夏寄国给我,我着那淡的照片,故人的音容笑貌在眼前出缅怀旧友,想起元斡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的

梦绕神州路。连营画角,故官离黍。事昆仑倾砥柱。注?聚万落千村!天意从来难问人情老易悲难诉!更南浦,送君去。凉生岸 柳催暑。斜河,疏星淡月,云微度。万里江山知何?回首床夜。雁不到,谁与?目尽青怀今古,肯曹恩怨相尔汝?太白,听(金)。

(载美国壹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