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弗里瑞

                                           尹浩

()

今天天气阴暗得出奇,坐在湖旁的小 屋里,凝望着窗外那孤零零的冷月,挂在那无云的夜空上,像一女魔在盯视着我,亮星拖着灿烂的尾巴,山旁的梢后落了。我心中 突然起了一莫名的感,好像有一非常的事情要生了。

突然背后房的电话响了起,我忙去接 听,心怦怦在跳着。

?是一生疏而又熟悉 的音,我是莎。

哦哦!原是我的大美 人

别开玩笑了有收到蒙特利 尔神经学院的简报吗

,他早把我无名小卒忘了。有什重要消息

的恩弗里瑞(Robert G. Fraser授在上月去逝 了!我可以听得出莎的音有多悲凄。

我向莎要了母的电话,立即打电话安慰老人家。

                              ()

来丽莎和我同授在恩师门下,可我不争气,受完不久便来开业成无名小卒。莎却一直钻研学问在已是世界胸 腔疾病诊断学威,又是哈佛 大授,科主任,承了恩志。

,我是一争气的徒弟,然我向不是者,而命却出奇地顾恋着我。在中,得到陈国桢教授的悉心教诲。在台,有蒙当时由美回去的染病刘钤教授的提拔。后去了加拿大的 哈利法斯(Halifax,)又蒙高布隆授(Dr.Richard Goldbloom)的耐心指及介,把我送入当时世界五大名医学院之一的基大McGill  University),师从当时天下的恩从学四年,想起恩的音容笑貌, 我凝望着水的浮萍,入了默然的沉 思。

()

,恩叫我如何忘得 了是我一生中最 敬的人,的死是我----不可补尝失,已是八十一,全世界医学界的人都从你那六大巨医学经胸腔疾病诊断学学习诊断疾病的方法,桃李天下,几乎所 有美加拿大和英医学院中的主任授都有生,人有了你这样高的成就,可死而无憾矣!且,我从来都不把生死作一回事,人 生本就是空幻月,生即是 死,死即是生,我不一定得生是可喜, 假如人活得毫无意,那死又有何分。死亦何是可悲?像恩,以的人格和学问死仍是生, 死,只是化解了人体的存在,世界,此不与乐,也无需忍受 疾病的折磨人离去的痛 苦!

有一慈悲的心怀,我从你那里到的,不但是医学上的本,更重要的, 是如何做人的道理!!恩,我知道我早已下了生死情,我知道我永忘不了也忘不了我,我的距离看来遥远,但我们将远长怀你的音容笑貌, 就像今天一,在的星光底下, 手拿一束百合花,向着想象中的凭吊。

                          ()

的回,永是人生的珍 藏!那已是三十八年前的事了,那到加拿大,第 一年去了哈利法斯(Halifax)做实习医生,在那里认识了高布隆授,那语还没学好,先到妇产实习,被我的上 司:一国来的住院生在欺着,幸好不久 便到小得到那住院医师的怜惜,在高 布隆主任授面前整天替 我吹牛,果高授被他我是天上掉下的一位奇才。 有事事叫我到他的公室里去,还请我到他家里去 做客。于我,一背井得到有机和神一般高不 可攀的主任大人单独是受了。我的子,认真认识个真爱护我的人?能到 过地方?我都是太渺小 了。都是身不由已。老实说,我自己出生的家的人都不我,更何乡异国,一种犹太人,一个学识深如海洋的 人!人生的事本就是不可理,只有佛祖才知道是什原因,令高这样看得起我。他 千方百想把我留下在他手下做小科,可是我一 心想做科,他把我介到哈佛大科,但后我又改了主意,想做 放射科,想跟从当时天下的佛里瑞学习,他又自打电话给佛里瑞,不。他建我先到核子医学做一年,一年 后再入放射科,高授和我都认为这不失好主意,于是 我便入了基大的附属医院,皇家多利亚医院(Royal Victoria Hospital)任核子医学第一年的住院医师

核子医学尚属萌芽段,全科只我 一住院医师,主任是一位 有名的放射治疗医师,他也不得什叫核子医学,只是挂名而已。所以 我只靠自修,自己训练自己!技主任是国来的一位性情古 怪的老女,他手下位技术员却是漂亮的大 美人!然大家都不,大家一起摸 索,我首先安装了大加拿大最早的 一台伽码录影机(Gamma Camera)居然看起病人了。不一年下,我也做了一些工 作,我炮制了一篇用 示踪原子检查肾脏移植排斥反文,到美国华第一世界核子医学上宣,算是对这一年光的一交待。好不容 易挨到第二年,我到了放射诊断科,此和其他五位 同事一道,成了弗里瑞的入弟子。

可是日了来说过简单。因其他的五位同 事,都是自美、加有名 的医学院的高材生, 和他一起搏,那份压在想起都不知道当时怎么过来的!

人要是被在大海里,而 又能被靠着一能乘破浪的大船, 那一心境,只有本人才。弗里瑞授是一位严师,他他的住院的要求是绝对不苟的,唯待我,在格的要求下却藏着无限的容,我不知道、直到找不到答案,他竟会对这个来自中,英文不太流土包子会这么好!这么痛惜!得有一次,在X光病理研讨会上,我被一位自英,叫赛门Simon)的访问教授叫到椅上面讨论带来的一胸腔X光照片。我看了老半天,看不出一所以然赛门红脸转头对弗里瑞:他是哑吧不是,怎么半天听不说话

我情急之下, 凶狠狠地反在片子里做了 手脚,或者你们的技太差,照的片 子模模糊糊,故意叫人看不

赛门是一有名的小鬼,他最恨人撞他,偏偏我事的小生却要爱开他的玩笑,只 听前排另一位女 住院:我看得不差,你带来的片子看得人 眼睛都痛起了!

来赛胀红,呱呱大叫起

好了,好 了,你们都要造反了, 有你们的老板替你们撑腰,不把我这个外江老看在眼 里是不是?

弗里瑞笑眯眯的拍着赛门的肩膀:好 了,好了,这个会也已两个,我看他累了,看来谁也比不上老兄精神饱满呢!我就此休会吧

拔老弟,我不敢得罪的皇子皇赛门只好取下他的X光片,会议而散。

()

那位住院不知道自己,我却先被叫 到主任公室里。

之,怎么回事,看不也就了,你怎么竟和赛门教蛋呢?

我出了一身冷 汗。心想大祸临头了,只好

我那要把事重提了,我然看到那片子的肺下部 像蜂的改,我当时网状变化,们这样讲的,可是他偏 要纤维变化。他一定要 逼我这样说这样他才当时我正在想用什方法才不挑起端,但头脑,一时间又想不出,他就我是巴,我只好以 牙牙了!

佛里瑞授和赛门教一名争论学术界人皆知,不我想不到赛门居然把我这个小和尚摆上火里先了!

弗里瑞竟是一有道高僧,不 像赛门这个童。

他沉默了一轻轻之,我告诉你太令我失望 了,我们学术观点不同,但我得互相尊重!是后怎么可以拿长辈来开玩笑呢?然 后他微笑地在我给你,下次开会时你见到他,真诚地向他道 歉。

在我心中他是充敬意的,他每 年千里迢迢们这教导,我们对他感谢还来不及呢,不得他怀着一赤子之心,真诚,而又固到底,所以 一情急拿他玩笑,希望他 不要当真才好!

他才不你们这些小计较呢!他只是想 借你们和我了。

一股暖流我身上散着,我的感到在我面前的,不但是一有高深学问者,而更是一无限心的性情中人!

                        ()

从来就不以自己是一个资质很高的人,却 得恩悉心教导,不以有我般愚为耻,如今看,大是因尚称之故,然天下勤之士多如江之,他又何把我这样不成候的土包子来教育呢?就是他那的悲天怜人的 高怀吧!人到了他那境界,很自然 的把育人的任,无是奇才或蠢 才,却到自己身上,成自己的任,任越重大,到任完成,那就海天空,怡然自 得,其中的趣,也只有像 他这种伟大心胸的人才 能略到。我在他 悉心教导下勤了三年,无根底的平庸资质的人取得两个专家的格,还获选为皇家医学院士,在我看是化腐朽神奇,野草变鲜花,倘若有他心灌施肥,那是根 本无法做到的事!

结业时,我怀心感激之情向 他道我在康州安排 一份优越的工作,他的眼神中, 看得出一依依不舍而又之情,他重深之,今天,基,才是的事始,要创业,要病人们这里第一届内科主任,我的祖师爷奥斯拉(Osler)的你选择学医的路,的一生是和勤奋与爱在一起的。

我含聆听恩教诲此走出了校的大始了我多灾多的第二人生,知道做人的道理,知道不不起自己的人,知道做人要有任心,知道完成任中得到快,知道只有苦中得才是真乐这种使我充活力,作个医生,只有心中充心,就不以工作的苦苦,会从苦中得到至高无的快

!恩,我生何幸,能得到的栽培,更能 受到你伟大人格的感 召,使我能的一生中体到人生的真谛赐给我的,我是永无法回的,然我知,人生的正意贡献,又何有一分一秒去 想要得到回呢?

!恩时为责任,而生,生前大高遗志,就让你的弟子去你应该在天永享安的了。

亲爱恩师,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