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无题詩/尹華評

重帏深下莫愁堂,
臥后消宵细细長。
神女生涯原是梦,
小姑居処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
月露誰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無益,
未妨惆怅是清狂。

李商隐的詩,用典多而朦瓏难懂。但情调高而意境遠,读來令人荡氣迴腸。这首詩描寫著一個深闺名叫莫愁的女子,在消涼的夜晚輾轉难眠,只是因為想著她 的情郎,但其实那情郎是不存在的,所谓〔巫山神女會襄王〕也只不过是那宋玉编出來的故事罢了〔宋玉神女赋叙述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堂之事, 其夜王寝,果梦遇神女,甚丽〕。纵然 是凶險的風波从無怜香惜玉之意,苦苦相思也毫無益処,也不妨痴情妄想一番罢!表露出一種痴情女子対爱情追求的执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