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百灵

──新移民奋斗篇

   尹浩鏐

(一)

    八月的夜天高云淡,和沸面。我驱车到湖的幽的一店里,柔和的播送着一首首莫扎特 的,海的,有柴可夫斯基的和邦的小夜曲,使人如如醉。我走近屋旁一 偶坐下,要了一杯香的咖神沉思,耳着美妙人的曲。睁开扫视一下台周,眼前之一亮,在另一角落里坐着一位美的大眼睛,长发方女有到天堂的人是不想象出世这样的美女!的五官匀称白,两颊似早霞,一眸子透射出灵气,在半明半暗的灯光 下,就像一尊晶的女神。这真是上帝的杰作, 我呆呆地望着出神,原以为她注意到我,而我是在暗的一角望着的,不料,突然间她向我嫣然一笑-----那一笑把我的骨熔化了,你见到希腊神维纳?我是想象---------的唇齿,好像艳阳白雪,放出彩,又像高山雪影,澈透明,直是美不可思,美得尽脱麈气,令我心,茫茫然不知所措, 而却大方得体,步地向我走

生,好,我是的好朋友麦医生的朋友,他说你是一好人,可以解我的难题

奇怪了,他是本地有名的通天大,有什事情他做不到,而我 却可以做到的呢我,眼晴,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她还脸对

我早就听说过你了,他们说你是本地的流才子呢?

才子不上,我又怎么变流了呢? 我被弄得啼笑皆非。

我也不楚,不说你见到漂亮女孩着不放。

是冤之枉也,幸好我 夫人不在,不然我不放过你我大笑。

又能把我怎样呢?然后露出神秘一笑不和逗笑了我今,是特意的。

就怪了,你怎知我在里?

麦医说你来这里的,所以我来碰碰运气

我原以漂亮女孩是不自去找人的?

与你开玩笑了,我想请你帮我一忙?

面就要我且,我这风----的,怎帮得上的忙?

我妹妹刚来原在中生,想拿到美开业执照,又无门径帮这个

哦,的妹妹和漂亮

比我漂亮

鬼才相信,有谁会更漂亮的呢?不过既找到我,我一定力而,不过你得先告

我叫王眉,妹妹叫王,我老公叫史梯 芬。

有老公?

他可是里大的系主任呢!

一点也不奇怪,不然他怎么会你这个大美人到手呢------他是白

人,英裔的!

然我家里也有一位漂 亮的太太,而且待我很好,我夫妻恩对别的女孩,也无非之想,但仍禁不住美的天性,听到婚,不免仍有一点失 望,于是苦笑着,苦地

你既了婚,找我干什

她睁大眼睛,更好看了。

了婚的人,就没资格找

假如有求于我,最好你没婚我,我是气她嫁了洋鬼子,他是不是得很英俊?

之,不比差就是了!------我再一次,肯不肯忙?

生很多,找我?

也是大陆来的,想来你一定知道怎样才能拿到美国医照。

我可是靠苦的,是由美和加拿大大学训练!不是想像中江湖骗来的文凭!

哪你可以帮她,入里的院受训练呀!

是要考

不怕考

英文怎样

可以,不怕吃苦!

妹妹有?

有,有点害羞,不像我, 怕不答,所以不敢

我得好好地跟她谈谈,先要知道有耐心,美人不容易把照送给你非得要比他们还优秀才成,要知道在美只有最秀的大学毕业生才能医学院,医学毕业经过严格的住院训练学毕业十年才能成为专业医十年把一像西施一的美人弄成一丑八怪,到就嫁不出去了!所以 我不是故意哧唬你的,我看让她早嫁人算了要不 要我介

眉被我的话气坏了:

我只问你一句,却拖出一篇大道理, 不我告诉你,我的妹妹不怕做丑 八怪,做不成去跳你满意了

那也好,我不希望她变成和配成一香蕉。

你说我配什

香蕉呀!外黄内白可不是

你真有此理!

我看着越怒越漂亮,挑起了 我的老童本

我若是道理,就不配叫流才子了,是不 是?

好!算我多嘴,是最好最乖的老好 人,好了

哦,怎么我又老了?

眉被我逗得,只好放下认真地央求我:

人家都说你是大好人呢?一定会帮这个忙呢!着又向我做了一快要哭的子,迫得我也只好认真了起

要我怎样帮你,我就听的吩咐好了

妈说:下星期六请你和夫人家里吃便便我妹妹指点一下,不 知你 们能否光呢?

一言定,不我老板-----夫人在香港,星期才回不然我怎么晚会这么可怜,,孤零零的在呆呢?

眉又被我逗笑了。咳!她这一笑是美了!

(二)

眉的家布置得精致雅,一踏入他的家,我便有如沫春的感,家里的装饰并华丽,但灯光书柜示出主人的高雅的品 味,史梯芬英俊有,和眉正好是天生的 一。而眉的父母那时刚从陆来美不久,非常客,而眉的妹妹好像和是一胚胎里出的,体态轻盈,一脸聪慧的子,尤其是那一媚人的大眼,比姐姐媚,久了,她会魂勾了去,不像姐姐那样轻皮,谈话也非常含蓄惟其 如此,到他深刻的性,她说话如听着一只低歌唱的夜------想到是一个医生,尤其是一个刚从生。

晚饭后品茶的光,我心聆听着眉着下面有关她们的故事:

我是在桂林出生的。小就上了桂林的山水,尤 其是朔,世间没有比朔更迷人的地方了, 我小常赤着脚,一,嬉弄着那湖泉,无在睛爽的晨,是夕西下的昏,尤其是昏,那时晚附在天翠的群山倒影在水 中,轻荡,那翠的叶和鲜红的芍,映印在水波上,着波光曳,有那飞来飞去的百灵鸟,唱着美妙的歌,那是天唱!有坐在廊前,听那水流的低呤,上的秋编织着童年的,幼年的

唱歌,尤唱广西的民,在校里,我是一出色的歌手,人称赞我和妹妹是桂林最漂 亮的一姐妹花,我是唱歌的百,妹妹是黄莺,我十二那年,文化大革命了,我父母原是广西 大授,的是中文,不知是什原因大概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原因他被赶到附近的村生产队去了,我姐妹无人照,也只好跟去了,民村大里,那些朴的民很喜,把我安排到他的小里,的孩子唱歌,他常常偷偷地把他最好食物留还让每星期去探望爸一次,爸妈总自修学业,不要前途失望。

这样地挨了八年,文化大革命束了,爸又回到了广西大,我以同等学历考上了上海的旦大系,妹妹入了武汉医学院。

在大里我被人追逐的女孩,有 一比我高一年同系的年,叫俊明的,人明又英俊,我是在一个学校舞认识他的我那跳舞,,那些柔和的舞曲, 一下子把我幻之中,我白天忙着那些烦厌的政治学习上我们偷偷地溜出沿着珠江河散步,在柔的月色下,他听我轻声歌唱, 我这样不知多少美好的日 子。

   但政治的并没有放,他始被班里的党小是党呢!-----在批判,热恋着我是一不不可原资产阶级的行,因我不但不是党连团员都不是,而父母也是 臭老九,他那时还含着眼泪对倾诉听不到我的歌他就死掉,不发觉他慢慢的了,得不再怜惜,我愁了不安慰我,我病了不看我,我慢慢失去了 原的性情,到上常感到孤独与,每看到的情侣们踏着春色去郊游,我 就孤零零的把自己在房里和妹妹信,诉说我的苦楚。

此恨透了男人,我不接受任何人的奉诚与谄媚,我听教导,更加勤奋学习,尤其是外文,希望 有一天逃离这个使我堪的境,到外面去开创一番事

最后,机会终了,一香港大的客座授想招一个研究生,他看中了我, 把我到香港。我在香港大苦干了年,完成了算有价文,表在英的一个权志上,这两文,申纽约奖学金,这样我便了美国纽约

刚来纽约,可怜我一个单薄的女子,无端被命运摆布,这个举目无异乡,那愁苦的日子,是令人挨!想我小受父母疼着,同事们赞美着,如今孤零零的 一人,白天在校同学们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 我,在我背后吹口哨,可 是我恨透了男人,也全心不向他,所以我宁愿孤到死,也不去理,所以在我系里,他们给我起了个绰号冷西施的,我全 不介意!

但我的奖学金只学费及住宿,我要自己付其他的开销,我找到了在唐人街 一里做女待的工作,收 入好,多客人就只是了能看到我而的,还争着要我招呼他这样一下子生意好了起,我的小也特多,同成了老板的摇钱树那老板却是好人,三十,很英俊,是康乃尔大机博士呢!可惜黄种人找不到工作,幸好 家里有,他就这个算是比的,后老板慢慢看上我,有 事接近我,不是那一套,除公事外不多一句,更不会对他笑了,有一天他忍 不住了,轻轻

眉,我看你这样打工一边读书幸苦了,我和我老爸 都很喜欢你说你若肯做我家的媳就不用为钱发愁了,可以继续读你,若趣,完博士后才婚,只要们结婚就行。

我被他的举动吓坏了,一便走出了餐此就有回去

我已到足钱继续读书,一年后拿到位,取得了哥闻学博士的奖学金。

境却好多了,尤其我 的指导教授不用,那就是史梯芬了, 那刚从学转过来,三十多便成了正授,在美国还算是有名的呢!他这个学生可是格得很,我也不知挨 了他多少我做事对问题思考肤浅啦还说我若不加子也拿不到博士

我被他得不知偷偷地哭了多少次,但不 知的,我是有一的感得他跟的男人不同,的男人都是奉承我, 博我的青睐,但他却是严肃认真,同也有点趣和幽默,有了,想被他,可是突然之又不肯我了,有看我在书桌上打盹,还偷偷我送一杯热腾腾的咖放在我的书桌上,也不一句就走了,好像是一害羞的男孩!

慢慢的,他把我的心之窗打了,我始欣窗外的光和鸟声了,我好像又始喜男人了,不表面上,我是冷冷的,但我心留意着他,他的神情中我看得出,看得出我的导师藏着一种异常的感情,他的眼神中,凭着女 人特的敏感,我可以看 出,他竟是深深的上我了!

幸又接近一次情的安慰,情像是一杯得化不酒,是苦的,但可以品的芳香,史梯芬不柔,也不得奉承一女人,但他的诚实,他的情,绝对会使你觉得安全,一个你可以信依托身的男人!

很快便入了情,而我的博士也泡了我拿不到博士, 却成了他的夫人!

婚后我们迁里,这时我爸已退休,我把他们连同妹妹一起接我家同住好了,亲爱的朋友,以后的事,便知道了助我的妹妹,她说过若做不了生,宁愿去跳可不是着玩的!

我沉醉在的自述中,原我眼前位美人,不但有着春似的神,我更惊讶她忍不拔的性,一如高山白雪,澈明亮,其美可情可感!

我心想,她们姐妹同根,姐如此坚韧,妹亦当复如是,我起身旁的香片茶,大 喝一口,我希望用凉的心,慢慢道出我 本身求艰难困苦,先来试探一下有无勇牲大好年来达她从医的愿望。

第一我,是对艳说的,先通过医师鉴别,那是包括所有的基础医学医学,不但要把以前学过的重新再,而且得更深更透,要埋读两到三年,才能有希望 通过 这个

第二,即使了考你还得要找到一肯收留院,让你实习一年,实习完后,你还要通过医照考

第三,如果想做医师你还要再接受四年的训练

要知道,月不人,光一瞬即逝,一女人的春,消磨在这个毫无把握的斗上,是否得!要好好考虑啊

的眼光对视着我,用定的口吻我作了回答:

了什呀!

我答自己,我的一生,不自己,而为别人那些需要我的 病人!

我凝的妙眼,好像是一道 利似的光波直透入我的府。

,天!天下间怎么会这样美如天仙,而却又石般意志的女

(三)

此我和眉成要好的朋友,由于出 身相近,我话题,我为对方的遭遇和斗精神所感,我互相重,情同兄妹,我都深着自己的伴,我们从未有超的意念,但眉是成得的红颜知己。我游在林梢下、绿野湖旁,吐我们内心的世界。

老天我常常偷偷自己我生逢在这个多灾多的年代,小四处飘荡,我原不配有多情的 意念的,我有深着我的夫人,却又何遇到眉呢?

眉,我可以问你一句话吗?一天我望着我水中的影子,轻轻

说罢!不如果你觉得不应该问的,那就不!眉幽幽地

如果我不,我被噎死的!

好,我听着。

假如有一天史梯芬不要了,而我的另一半也 不再喜我,看我们会在一起呢?

你真得可,明知那是不可能的 事!笑着

又譬如,如果我婚,那你会和我在一起呢?

见她,反起我

你说呢?

依我,我都是中走过来的人,应当可能在一起的。

你说得也然后不再说话,只望着湖水出神, 低唱着她儿时爱唱的广西民

(四)

    十年去了,艳终于通了所有的考,成个优秀的生,而且了婚,还组成了一的家庭。后我也离居住的城市,和眉已 不再常面。不过对她的思念,却日俱增,好像那只白灵鸟,在我的心中歌唱着----

              

    的容我的面前消逝;

的歌却常在我耳

像是那春天盛的紫罗兰

带来的芬芳。

          

  离愁漸运漸无穹亲爱的,

何命运这样对捉弄;

见你时你已名花有主;

而我也被深困在自的情

           

  但我对你的思念,

永藏在我的心底;

是白,或者是黑夜,

的音容永在我的记忆中珍藏!

          

  阴飞逝,日不再,

见你时已不

何往日的情怀仍在我心中动荡

只因有一贵纯洁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