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九日(節选)

(俄) 普希金

举怀痛饮罢,我们來日不多了!
我们的朋友每刻都在减少,
有的长眠地下,有的流落異鄉,
時光飞逝,命途坎呵;
我们都在無形中而変老変殘,
我们就快走到生命的盡頭-------
呵,看誰能活得最長,
独自一个人為逝去的朋友感伤?

他何其不幸!被迫混在年輕人中间
成了他们煩厌、陌生而多餘的客人,
他孤零零地缅怀过去我们相聚的快乐日子,
用他那顫栗的手掩覆著淚眼-------
呵,但愿他仍能在忧愁中尋得欢乐,
把剰下的時光在酒怀里消磨,
就如同此刻的我,虽得不到你们的怜爱,
卻能無憂無累地在孤独中把日子度过。

普希金,(1799-1837),是俄国最偉大的抒情詩人。出身贵族,但酷爱自由,反対封建奴隶制度。一生寫了近800首優美的詩歌,在全世界广泛流傳, 其作品可仳美莎士比亚,李白。 這苜詩充作显露了詩人不肯让命運征服自已,他不要让自巳在孤独中过自子,不管是年老体衰,或流放異乡,他都要快乐地打發時光,想起儿時读李白詩〔問余何事 樓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挑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间〕,與普氏詩有异曲同工之妙。 尹华譯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