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师陈国桢教

尹浩鏐

()

陈国桢教授去世已三年了,我最忘了不的,是在那飘摇的日子里,他的一句

今天你从这里倒下去,明天从这里站起

那是1958年的夏天,我因了一封同情安平的信,被校追加成右派。那去世不久,母把一家的希望寄托在我这个长子身上,希望我成后成生,也好分担弟妹的任,不料行,无端了大,弄得前途未卜,心里正在彷徨,正好那时陈教授委托我替他找一些外文料,那我正等候分,那有心情去找料?在图书馆搁了一整天,只是坐在呆,但又想到得向陈教授交差,以免担他的工作。

第二天我趁有空找到他公室,只他正埋工作,我敲了一下他的,他抬头见到了我,有点惊讶的神色,即又平

之,你来得正好我正需要找的材料,不知找到了有?

不起,陈教授,我找到说实话,我根本去找。

上露出了不可思的神色,躇了一会儿,慢慢的

难为你了是不是近太忙,空去找?

不知道我已怪,我右派的事是不公的,几月前校内报纸评过我,但只批我以前的那些不的臭文章,并没有把我成右派,等到安平的信北京来时,反右潮已,所以我这个右派是后的,然是后校也有再公布出,所以陈教不知道。

我呆呆的站立着,好久才回

哦,不是很忙,而是,我喃喃的道,但不知道怎样说才好。

不忙,慢慢之,先坐下

来陈教感到有些不妥,他用一焦急的眼神看着我。

陈教授,我不起你这样看重我,可我自己不争气说时又想起了母,不禁籁籁地流下眼泪来

把我弄糊涂了,好孩子!不要怕,告生什事了。

我于是把给储安平信的事告了他,告校已把我定右派,眼下正等待分,所以法完成他交我的任了,还说我辜了他我的期望。

他听后一惘然,沉默了好一子,幽幽的

那里是什右派,19只是事的孩子了可是,可是,事已如此,也不必难过,我相信天无人之路!

我的眼又出了,我的心在振着,我朝他抬起眼的眼中我看他那又怜又又凄情景,我一子也不!想起眼前人是一位名外的消化道学术权威,一级教授,我以一二年生,居然能得到他的格外青睐器重,时时私下我悉心栽培,我背着家庭的担和恩的期望,却做了那些于事无害自己的蠢事我的那封信,是在反右高潮的呀!想到里,我恨不得把自己抛到大海里去喂鱼

我含了恩,他把我送到口,紧紧握着我的手,意味深:好孩子,不要难过,要珍惜自己,着今天你从这里倒下去,明天从这里站起

了怕累他,我然不敢向任何人透露我曾去拜访过他。那只是四十出,正是风华正茂,我原指望毕业后能做他的助,跟他一子,只是天不人愿,我却把自己毁了,然看师并不把我的过错看成是什坏事,但他也只不是一者,在大浪的年代,他又如何能把我这个快要溺死的人从风浪中拯救回呢!

(二)

好在天无人之路,我居然未受到太大的惩罚,党委书记网开一面,只把我判留校改造!1961年秋天,我居然利地从医学毕业了,被分派到宁夏石嘴山工作,在分派前夕,又摘去了右派帽子。行前想起了恩,我着婉容去向他行。

兴你终于挨过来了,我有看人,你真是一勇敢 的好孩子!你学会从耻辱中抬起头来学习还学会了多外文然后他望着婉容想一定是婉容,帮你过这个难关

婉容也被他的趣逗笑了,深情地望着我,师说

他才不听我的呢!他只的一句

,是什么话呢?他微笑着,有点好奇。

他告我,的一句了他的精神支柱那就是今天在里倒下去,明天就在里站起来!

行前陈教授送了一本原版《西塞尔我,:我有什么东西给你送行,就把旧书给你吧多年了,多材料也已作是一个纪念品

我去了宁夏,每我在暗暗的灯光下打开它时我就看到陈教授那英俊而又深情的面影!

(三)

不料我在宁夏,只几月便病倒了,院答我回家病,回到广州,第一件事,便是拜访,他力希望我能留下做他的助手,因由于人事繁未能如愿。不久,我便去了香港,再去了台,再而到加拿大、美此海外漂零,怀念,慢慢地淡忘了。

80年代的后期,我因缘际会,回母校讲学来了,初回母校,感慨人事桑,多昔日的师长都凋零了,却喜爽如昔,乍一相逢,如隔世!

宴招待,特安排陈教授坐在我身,只着我的夫人美玉,似是欲言又止,我知道他的心了怎么婉容成了美玉?但我怕美玉不快,只好把这个秘密,藏起,至今未向他透露!

终时,他循循咐我要保重要我勿忘把今天照的照片冲洗好寄回他留念,连带寄上我的全家照!

此后我每返回校,均到他府上拜候他,他神采依,但月的痕迹,慢慢地爬上他的眉梢。

(四)

了十多年,我再到他,已不再是我的母校,而是在美的三藩市!那一年美西母校校友联谊会,是在救世的地址行的,救世是出名校济贫民的地方,了都有一寒酸的感。那天的人很多,多半是我不认识的人。主人是郭媛珠授,先生是我最崇敬的前外科主任王成恩授,我常到他家里作客。那天陈教授穿得很整鲜红领带,幽默趣依然!庄着不少纯真,面上光彩照人,像是一的小孩,內人还偷偷你们这陈教授那里像是快80的人了,他像是小孩子

陈教授叫我坐在他身喝茶聊天,赞这个地方很好。我心里想我的恩师真有涵,他我的近,我告他我因脊椎毛病去年已从医事上退休,在在拉斯加斯居,平看看中古典文,听听中的民族音,他听后大加赞赏都是炎,切不要忘本!散后我和他一起步出堂,我送他到大外,在街旁站着说话,天有点冷,而且很大,只他望着面的灯火出神,他大衣巾被吹拂在他面上,他把脖子在半的黑大衣里面,上却露着红晕,我们终于依依不捨地道別了,我然回首,望著的他,仍在灯火闌珊我忽然一凛然,得他的身影突然高大了起,心中却起了一个问号像他这样把一生精力贡献给他的家的人,却这个异乡异来终老呢?而我又自己,我又站在里呢?

这时仿佛一风从远处,吹得我眼睛,朦中我送了我的恩那是我最后一次到他!再想起他,他已不在了!他是回到故的,不肯埋骨邦。我早就想写东西感念他,然于恩毫无意,但在生者,只能如此而已,倘或有所在天之,我相信恩一定很快的,因他一生光明磊落,救人无,世人敬重他,生崇拜他、他,他生前在红尘的狂中沐浴,死后魂故土,他的高将长留在我的心中!